快捷搜索:

”“难道你不害怕有鬼?”老头不感到惊讶

聊到两点多钟,大家都有点困了,开始三三两两披著件厚厚的外衣,斜靠在椅子上,低垂著脑袋打起瞌睡,一时间,打呼声此起彼落,与外面的风声互相呼应。许敬之站了起来,走到冰冷刺骨的寒风中,睡意顿消,这时,手机响了,几个农民嘟嘟嚷嚷的念了几句,又迷迷糊糊睡去,许敬之连忙接听,是李云希打来的,原来她也玩到这个时候才散场,想要许敬之出来把大门打开,让她进去,学校十一点就关大门。许敬之支支吾吾地说自己没在学校,睡在物流公司里。李云希埋怨道:“你是不是喝醉了?为什么不回学校,弄得自己也要在外面过夜了?”许敬之解释道:“我没喝酒,只是和他们谈点正事,他们想我以后进他们的公司,当个经理什么的。”一听是要请许敬之当经理,李云希来劲了,声音有些兴奋地说道:“当经理呀?月薪多少?太低了就别干了。”许敬之胡乱编了个月薪,李云希高兴地说道:“这还差不多,那好吧,你早点睡,记得别迟到了!”传来电话挂线的声音。许敬之把夹克的拉链,一把拉到脖子底下,晚上实在有些冷,然后踩著碎石,慢慢向山腰走去。山上雾气很浓、月光黯淡,视力只能达到两、三米远,四周很静,除了风声就是自己的脚步声了。竹林摇摆,在雾气中婆娑舞动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,一些纸钱被山风刮了起来,在空中飞舞。再走过去点,就是一片荒凉的坟地,墓碑林立,招魂幡迎风招展,似乎在对许敬之招手,要他过去。许敬之一个墓碑、一个墓碑的慢慢找著,都是中国人的姓氏,没看见有日本人的坟地。“也许埋葬这些小日本的时候,根本就没立碑,也对,他们有什么资格在本国的土地上立碑?”许敬之自言自语道。“你在找什么?”身后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。许敬之吓了一跳,他根本就没听到有脚步声,难道是鬼?他转过身来,只见一个秃顶的老头佝偻著背,正盯著自己,看上去很随和,只是没有表情,许敬之觉得他有点面熟,一时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,也许是老人都长得差不多吧?许敬之懒得努力去想。管他是不是鬼,反正自己不怕,许敬之回答道:“我听说这里有日本兵的坟,所以想来看看,但是好像与其他的坟没什么分别。”“难道你不害怕有鬼?”老头不感到惊讶,只是平淡地问著。许敬之有些骄傲了,他笑著说:“我这个人胆子大得很,不怕鬼。”老头突然用诡异的语气问道:“你看我是不是鬼?”许敬之一楞,想起当初看见小红的时候,鬼是没有影子的,他往地上一瞧,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果然没有影子,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中特他猛然记起在哪里看见这个老头了, 精选四肖八码中特刚才灵堂上高高挂著的相框里, 精选3码中特正是这个老头的相片,他叫李炳国。许敬之奇怪地问道:“你不是刚死吗?怎么就变成鬼了?”李炳国有点惊讶的解说道:“人死后,灵魂马上会飘出躯体,再由生前怨气凝聚成三魂七魄,活人可以看见,所以变成鬼是不需要多长时间的,你既然知道我是早已经死了,怎么不怕?”许敬之笑道:“乡下农民生性善良,我想死后也不会害人吧?既然你不会害人,我还怕你干什么!”李炳国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的看著他,怔怔地说道:“你说得也有点道理,不过在我的记忆中,好像任何人看见鬼都会害怕。”许敬之搓了搓手掌,说道:“山上好冷啊,你知道那些日本人埋在哪里吗?”李炳国忽然用焦急的口气说道:“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,快走吧!”许敬之听出他的不安,不解地问道:“你怎么了,没事,虽然冷点,但是我还能挺得住,听说你们村里有个叫李富,在这里被吓傻了,是哪个鬼吓的啊?我觉得那个鬼也太缺德了,大家生前都是一个村的人,死后也不该这样害人,我得好好教育、教育他!”许敬之已经把自己当作可以统管阴阳界的人了。李炳国见他还不走,更急了,说道:“快走吧,别啰嗦了,等会儿那些家伙出来了,你就惨了。”许敬之听他的语气,好像有厉害的鬼会出现,新闻资讯精神一振,问道:“是什么东西?是不是它害得你们的村民变成傻人。”李炳国没有说话了,只是呆呆地看著他的身后。许敬之向他走近了几步,问道:“李大伯你怎么不说话啊?告诉我是什么东西在害人。”李炳国阴沉沉地说道:“刚才要你走,你不走,现在来不及了,害人的东西就在你身后。”许敬之没有心理准备,见他说得阴森恐怖,吓了一跳,连忙转过身来。月亮已经躲进云层,在山雾笼罩下,眼睛更加难以视物了,许敬之极尽目力,只见一座座小山似的坟堆前,影影绰绰的站了很多人。这么晚了,肯定不是村民,那么就是鬼了,许敬之嘀咕道:“难道变成鬼很好玩吗,怎么都不去投胎?”李炳国的声音有些异样:“他们投不了胎。”许敬之不加思索地问道:“为什么不能投胎?”李炳国嘿嘿笑道:“你走近点看看,不就知道了吗?”许敬之艺高人胆大,听他这么一说,还真的往那些人影走去,一边走,口中一边不在乎地说道:“大家别动,让我来看看你们长什么样。”那些人影果真一直动都没动的站在那里,四米、三米、两米……离那些影子越来越近了。任是许敬之胆大包天,在如此阴森的气氛中,心里也不禁微微发毛。离那些黑影只有一步远的距离了,怀中的卷轴开始有些反应,许敬之终于看清了,站在最前面那个黑影的样子,他顿时惊呆了。面前这个人,暂时称做是人吧!一身旧式的日本军服,脑袋上戴的日本军帽飘著两根垂带,使许敬之想起当初他在学校打混混时,拿的那根烂拖把,腰间挂著把军刀,看样子是个当官的,那脸色铁青著,正露出似笑非笑的狰狞表情,在夜晚显得格外恐怖,那双死鱼般无神的眼睛,直看著许敬之。难怪投不了胎,原来是没人超渡的日本鬼子,而且看样子还怨气颇重,那么后面那些林立的人影,也是日本鬼子了,许敬之这时才发现,自己已经被这些日本鬼,不知不觉的包围了。他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鬼有些惊慌起来,毕竟他只有卷轴一个、肉拳一双,在茫茫的夜色中,他感到自己有些无助的感觉。站在外面的李炳国,脸上有些无奈,他站在那里冷冷看著这场人鬼之战。“六丁六甲如律令,法咒显圣灵!”许敬之不敢托大,他快速抽出卷轴先发制人,顿时金光爆盛,将四周映得一片金灿灿的,六丁六甲之神抓住了一个日本鬼,消失了。但是其他那些鬼呢?这时身前身后、左左右右的日本鬼全围拢上来,许敬之头上出汗了,怎么办?自己一个人是斗不过这么多鬼的!如果被它们抓住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?许敬之心里冒出个念头:“跑,先跑,不然自己危险了。”四周鬼影幢幢,往哪里跑?情急之下,他忘记瞬移术了,只记得御风咒:“清风随我意,轻如燕,飘如叶,法咒显圣灵!”他屈膝用尽全力猛地一跳,身体高高弹起,在黑夜中如同一只起飞的大鸟,他这奋力一跳足足有丈多高,成一道弧线向包围圈外面落去。脚刚一落地,就准备发足狂奔,有多远跑多远,得去找张道宗一起来。哪知道还没等到他跑动,就觉得背后一紧,他扭过头一看,一个面目狰狞的日本鬼抓住了自己的衣服。他吓了一跳,准备把卷轴拿出来,把身后的鬼震开,却发现越来越多的手,全都伸向了他,害他来不及掏出卷轴,手就被抓住了。惧意涌了上来,像被海水吞没一样,侵蚀著全身。最先看到的那个日本军官模样的鬼,走到他的身前,许敬之害怕的想喊人,可是喉咙张开了,却发不出声音,那个卷轴也在怀里不住地跳动,可是离鬼还有一定的距离,不能自主的发挥威力。军官抽出了腰间的军刀,举过头顶,慢慢朝他走了过来。许敬之不想亲眼看见那寒光闪闪的刀落在头上,吓得把眼睛紧紧闭了起来,心里想道:“张大师啊张大师!你说我至少能活到二十七岁,才有场大劫,难道大劫提前到了吗?”跟著感觉一道刀风从头上落了下来,他的心里崩溃了,恐惧像只爪子把他的心撕得四分五裂。巨大的恐惧使他晕了过去。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  作者 | 借东风

,,彩霸王心水资料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